谁抢了私人电动汽车市场?-电动汽车观察家

谁抢了私人电动汽车市场?

谁抢了私人电动汽车市场?

得对公用户者得现在,得私人用户者得未来。

在电动汽车行业,哪家车企拥有的私人用户越多,底气通常越足。许多人认为,私人消费是电动汽车市场化的根本力量,获得私人用户则是市场对企业的最大肯定;反之,依靠营运车“冲销量”的车企,特别是自己做运营的,常会被人指为左手倒右手。

一方面,传统电动汽车企业以绝对的销量优势傲视对手;另一方面,对于传统电动汽车巨头动辄十数万辆的销售体量,包括新造车企业在内的后来者颇有些不服——“我的C端用户比例比你高多了”。

口说无凭。

拧干厂家批发量可能含有的“水分”,将个人用户购买的电动汽车数量从上险数中剥离出来,我们能看到一个更加真实的私人电动汽车市场,了解哪些车企、车型、地区的私人用户最多。

比如,新势力的私人用户占有率真的更高吗?高端电动汽车只有大城市的私人用户买吗?微型电动汽车是否在低速电动车的私人消费市场卖得多?

需要提示一点,本文统计的电动汽车均指纯电动乘用车;销量均指厂家批发量;上险数均指上交强险的数量。

1

整体:

私人购车不足5成

2019年1-11月,纯电动乘用车上险数约为56.3万辆。其中,私人用户、非营运的单位用户、营运车用户的上险数分别约为26万辆、10.6万辆和19.7万辆,私人用户上险率仅约为46%。

而且,个人用户买电动汽车主要用于私人、家庭出行的比例还要低得多。也就是说,有相当一部分上险的电动汽车的所有权虽归个人,但用户购车主要用作运营车辆。

私人购买电动汽车跑运营的比例有多大?目前我们尚不能提供,但从《电动汽车观察家》对部分城市的访谈和调研情况推断,这类车型不在少数。

以贵州省下辖自治州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下称黔西南州)为例,2019年1-11月,当地共有509辆纯电动乘用车上险,其中87%为私人用户购买。

但据黔西南州鑫吉新能源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总经理方皓估算,黔西南州电动汽车的用户中,有50%专职跑网约,30%兼职跑网约,仅20%纯家用。

广东省云浮市的情况也类似。2019年1-11月,当地共有142辆纯电动乘用车上险,私人用户购买的有100辆。

但云浮市一蔚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销售总监李宇智告诉《电动汽车观察家》,云浮市的电动汽车中,20%是私人用车;80%是用来跑运营的。他直言,如果没有滴滴,电动汽车不可能卖这么多,很多人买来都是为做网约车节约用车成本。

2

私人上险数:

新势力表现好

统计标准不同,各车企的表现差异很大。

按照销量和上险数计算,2019年1-11月,电动汽车销量排名榜前列几乎都被传统自主品牌占据,尤其是TOP5车企排位完全一致,依次是比亚迪、北汽新能源、吉利汽车、上汽通用五菱和奇瑞汽车。

销量TOP10车企中没有一家新造车企业,销量最好的蔚来汽车也只排名第11位,紧随其后的小鹏汽车和威马汽车分别排在第13位和14位。

不过,如果以私人上险数计算,新造车企业的表现要好得多。

2019年1-11月纯电动乘用车批发量/上险数/私人上险数TOP20车企

2019年1-11月,电动汽车私人上险数最多的TOP10车企中,蔚来和小鹏均上榜,分别位列第8和第9位,表现相对较弱的威马和合众新能源排位也都在前15名。

与此相对的是,电动汽车私人上险数排位榜上,除了比亚迪保持第1名,其余传统电动汽车企业排位多有较大变化。

以北汽新能源为例,2019年1-11月,其是电动汽车销量亚军,但同期的私人上险数只排在第5位;销量季军吉利大踏步向后,私人上险数退至第11位,不及蔚来和小鹏。

另外,以销量计算,各电动汽车企业悬殊巨大。例如,2019年1-11月,电动汽车销量冠军比亚迪共卖出纯电动乘用车约14万辆,是第3名吉利的近3倍,是第11名蔚来的11倍还多。

相比之下,各电动汽车企业的私人上险数差距小得多。2019年1-11月,比亚迪共有4.84万辆电动汽车以个人用户身份上险,位列私人上险数排行榜第1名,这个数字只是第8名小鹏汽车的4倍多。

整体来看,和销量排行榜相比,在私人上险数排行榜上,新造车企业和传统电动汽车头部企业间的差距大幅减少了。而且,这些传统车企都有多款电动汽车在售,如果论单一车型,新造车企业的排名还会再向前一步。

3

小鹏G3成细分车型冠军

在2019年第十届全球新能源汽车大会(GNEV10)上,小鹏汽车CEO何小鹏强调,将坚持2C销售为主。而小鹏目前唯一在售车型,小鹏G3在私人消费领域的表现也比较突出。

2019年1-11月,电动汽车私人上险数车型排位榜上,位居前列的仍然是比亚迪元EV、奇瑞eQ、宝骏E系列、江淮iEV6E等传统电动车企的老车型。论车型级别,数量最多的依然是A00级电动汽车。

在细分领域,小鹏G3表现突出。

1-11月,小鹏G3共有10185辆以个人用户名义上险,位列私人上险数排位榜第7位,是私人上险数最多的新势力车型,也是私人购买最多的A级电动汽车,超过销量榜的传统优势车型北汽新能源EU系列、上汽荣威Ei5、广汽传祺Aion S等。

资料来源:上险数,橙色标注为新造车企业车型

其他几款主要新势力车型,包括威马EX5、蔚来ES6、蔚来ES8和合众新能源的哪吒N01,私人上险数情况也不错,全部进入同期私人上险数排位榜前20名。

以私人上险率(私人上险数除以上险总数)计算,小鹏仍是占比最高的新造车企业,私人上险率达到84%,超过蔚来78%的水平。但如果以单一车型为标准,小鹏G3的私人上险率低于蔚来ES6的89%,高于ES8的78%。

车企整体来看,江淮汽车以97%位列电动汽车私人上险率第1名,电动汽车销量巨头比亚迪、北汽新能源等,私人上险率相对较低,分别只有43%和25%,长安汽车的电动车私人上险率则只有18%。

4

高端电动汽车,

专属大城市?

买高端电动汽车的,都是大城市的私家车主,是不少人的固有观点。但从蔚来的市场表现来看,这种观点可能并不全面。

先看用户类型,2019年1-11月,蔚来ES6共有8940辆上险,均为非营运类车型。其中,私人和非营运的单位购车上险数分别为7518辆和1422辆。

同期,蔚来ES8共有7764辆上险。其中,私人和非营运的单位购车分别上险5465辆和2249辆,另外还有50辆以营运车性质上险,这50辆车的上险地都是上海。

整体而言,走高端电动汽车路线的蔚来,用户中接近8成是私人用户,非营运的单位用户则超过2成。

再看上险地区分布,2019年1-11月,7518辆私人上险的蔚来ES6分布在全国174个城市;5465辆蔚来ES8则分布在全国112个城市。其中,就包括不少不知名的四五线城市。

虽然和北上广等一线城市相比,这些小城市的尝鲜一族数量有限,但正是这100多个小城市,私人购买蔚来电动汽车的数量大约占蔚来全国上险数的近10%,是蔚来用户的重要组成。

5

微型电动车抢低速车市场?

低速车升级的私人用户,一直是电动车企,尤其是微型电动车企业的关注重点。

2019年1-11月,私人上险数排名前5位的纯电动车型中,除了冠军比亚迪元EV,其余4款车都是A00级车型,依次是奇瑞eQ、宝骏E100、江淮iEV6E、欧拉R1和宝骏E200。

这些微型电动车不论在一二线城市,还是在四五线城市,都有相对广泛的私人市场。

被行业寄予厚望的传统低速车地区,消纳了多少微型电动汽车?我们还没有明确的数据,但从这些热销微型电动汽车的私人上险地分布可以看出,到目前为止,低速车升级高速合规电动车的形势,可能不如外界预期。

以其奇瑞eQ为例,该车是目前私人上险数最多的纯电动乘用车,2019年1-11月,共有超过1.9万辆奇瑞eQ以个人用户名义在全国200多个城市上险。

奇瑞eQ个人上险地最多的前10个城市中,有6个是限牌城市,4个是不限牌城市。4个不限牌城市中,除了奇瑞生产基地所在的芜湖,其他3个城市都属于山东、河南这两个低速车传统大省,但3地的个人上险数总和只占奇瑞eQ全国私人市场的1成左右。

资料来源:上险数,橙色标注地区属于山东、河南等低速车传统大省

为什么在低速车传统消费市场,合规的微型电动汽车消费增长乏力?

“低速车升级”,可能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在低速车先期流行的地区,消费者对电动汽车已经有相当的了解,更容易接受合规的高速电动汽车;另一方面,接触过低速车的用户自然会将两类电动车作对比,对二者的价格差异也更敏感。

另外,也有分析人士认为,购买低速电动车的用户中,不少是难以考取或不愿考取驾照的老年人,合规的高速电动车对驾照的硬性要求,必然导致这类潜在用户流失。

透过电动汽车的上险情况,尤其是私人用户上险数据,我们看到一个与销量行情不太一样的电动汽车市场。

在私人用户的争夺战中,比亚迪、北汽新能源、吉利、广汽、上汽等传统电动汽车企业似乎不再是无法赶超的巨头;新造车企业的市场表现也差强人意;打豪华牌的蔚来汽车不只是一线城市消费者的电动玩具;微型电动汽车呢,并没有想象中那样迅速占领低速电动车,这一最接地气,市场化最彻底的私人消费市场。

许多行业人士认同,私人用户大幅增长,才意味着电动汽车市场化的真正启动。

对传统的电动汽车巨头而言,既要保住既有的运营市场优势,又要继续开拓私人市场,并不容易。对新造车企业,随着首批订单的逐步消化,如何维护老用户,发展新客户,也面临着不小挑战。

更重要的是,2020年将至,蓄势已久的合资和外资品牌电动汽车来势汹汹。尚未全面启动的私人电动汽车市场,谁将是最终赢家?(完)

 

本文由 电动汽车观察家 作者:电观 发表,其版权均为 电动汽车观察家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电动汽车观察家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