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汽车:电动化,动全身-电动汽车观察家

大众汽车:电动化,动全身

“我们有很多想法,但在大众庞大的体系中,实施这些想法花费的时间太长了。”

谈到大众汽车的电动化规划,2月25日,大众CEO迪斯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这样表示。他的感叹,相信来自大众为电动化转型做出的努力,以及遇到的挑战,甚至是挫折。

毕竟,电动化绝不仅仅是开发几个平台,造出几十款电动车的事。尤其是对于大众这样,全球年销量超过1000万辆,拥有60多万名员工的传统汽车巨头,电动化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巨大工程。

伴随着电动化转型,大众的传统制造优势不再明显,甚至成为负担;最具竞争力的核心技术被他人掌握;沉重的人事压力可能拖累集团电动化进程;由于电动车还未完全市场化,曾经的合作伙伴——经销商也不愿积极配合转型。

怎么办?

除了继续改革,大众没有第二个选择。其实,早在4年前,大众决策层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既然做了最终决定,且投入巨资发展纯电动,就没有回头路了(This was the point of no return)。

到目前为止,大众电动化的全面布局已经持续数年:推出新造车平台、进入动力电池上下游产业链、重建软件部门、改革人力资源体系、调整销售模式……无一不是对大众传统优势的冲击。

决心自我革命,大众的目标很明确。

如大众集团人力资源负责人Gunnar Kilian所说,大众必须掌握动力电池和电力电子等一整套的核心产品,如此才能自己推动技术进步——这是一场持续的转型之路。

1

电池:

加速自造,加速扩产

加快动力电池自研、自产,是大众电动化的核心任务。

2月初,据德意志新闻社DPA报道,今年3月,大众和Northvolt的合资公司Northvolt Zwei(Zwei在德语中意为数字2)将向政府提交报告,将该电池工厂的产能由初期的16GWh扩大50%,至24GWh。

不久,大众新闻发言人证实,大众方面确实在考虑扩大电池生产,也有提交扩产报告的计划,但最终是否一定会扩产,何时扩产,都不确定。

早在2019年6月,大众宣布Northvolt Zwei成立时就曾表明,这座位于德国Salzgitter市的电池厂初期产能为16GWh,之后会提升到24GWh。按规划,该工厂将于2021年开始建设,2024年为大众生产电池。

宣布自产电池仅半年就提出扩产,虽然是依计划行事,但也反映出大众对电池产能的迫切要求。

有业内人士分析,大众旗下电动汽车平均的单车电池容量大约为50kWh,Northvolt Zwei的16GWh产能只能供应32万辆电动汽车,仅相当于德国Zwickau一座工厂的产量。

在亚洲和欧洲其他市场,大众还有300GWh的电池空缺,需要继续向第三方供应商采购。

这是大众不愿看到的——对大众而言,对电池供应商的依赖越大,电动化推进越被动。

据多家媒体报道,2019年,作为大众传统电池供应商的LG和三星,都曾和大众爆发过定价矛盾,前者“威胁”大众断供,后者则将原本的20GWh订单,砍到不到5GWh。

大众汽车CEO迪斯直呼,“长期来看,我们一定不能依赖少数几家亚洲电池供应商。”

供应商“不可靠”是大众选择自造电池的原因之一,更重要的是,在大众决策层看来,电池产能依靠第三方供应商,将严重损害大众的竞争力。

大众汽车电池卓越中心的试生产线厂房

大众位于Salzgitter市的电池卓越中心,承担着集团动力电池研发、采购和质量管控等任务,堪称大众电池战略决策的司令部。该中心的介绍页面写道,“只有积累自己的经验,才能从发展和市场初期就确立技术路线。”

1月15日,Gunnar Kilian在接受内部采访时也表示,我们需要掌握从电芯到电池包,以及电力电子的所有技术,这事关我们产品的核心竞争力。只有掌握了核心技术,我们才能推动技术进步,改变自己。

“这也是我们为什么要在Kassel造电机,在Braunschweig造电池组装厂,在Salzgitter建电池卓越中心的原因。”他说。

大众自产电池的规划正在逐步展开。目前,其建立的从原材料供应、电芯开发、电池系统装配,到电池回收的完整产业链,已经初具雏形。

不过,至少在Northvolt Zwei投产之前,大众电池供应量紧张的状况还将持续。

近日,外媒再次曝出因电池供应不足,奥迪比利时布鲁塞尔工厂e-tron暂停生产的消息。看来,即便是大众这样的巨头,在电池供应商屋檐下,也不得不暂时低头。

2

软件:要做标准制定者

2019年12月,日经 BP 社曾拆解了一辆特斯拉Model 3,得出结论:特斯拉的电子架构技术比丰田和大众等传统龙头车企领先6年。

而大众自己,对这一软肋也没有避讳。

在谈及大众成立独立软件部门Car.Software时,大众品牌管理委员会成员、Car.Software的CEO Christian Senger坦承,“大众在全世界开发、生产和销售一流汽车,但在软件领域,我们还不是大玩家。”他表示,大众要成为软件标准的制定者,而不仅仅是依赖第三方软件产品的客户。

大众对第三方软件的依赖有多大?

Christian Senger介绍,目前,一辆大众汽车上装有多达70个ECU(电子控制单元),应用的软件来自200家不同供应商。过去,大众的优势建立在各方技术集成的基础上,严重依赖第三方供应商,但这种模式不利于大众未来的发展。大众必须自己开发软件,把软件标准提供给子品牌及其供应商。

大众自研软件的目标是,到2025年,自主开发的软件比例从现在的不到10%提高到至少60%。届时,大众集团旗下所有新车型都将配备统一软件平台。

怎么做?先从部门拆分、整合做起。

2019年6月,大众独立的软件开发部门Car.Software正式成立,为大众集团所有品牌和地区车型开发主要软件。

该部门有5个业务板块,即:操作系统和互联汽车平台、智能车身和驾驶舱、自动驾驶、车辆和能量性能,以及出行平台和出行服务。

Christian Senger宣称,大众是第一家将软件和硬件开发完全独立的传统车企。到2025年,Car.Software将拥有超过5000名软件开发专家和顶级人才,他们将专注于车辆数字化和车辆相关服务研发。

这么多软件专家从哪里来?

据Christian Senger介绍,Car.Software集合了大众各子品牌和地区公司的软件专家。未来,Car.Software将更加重视从IT和科技公司吸引专业人才,同时,也会投资和收购相关企业。2025年前,大众将为Car.Software投资70亿欧元。

目标看起来很大、资金投入不少、重整部门力度也不小,但大众的软件自研之路并不顺利。

2019年12月,德国媒体爆料称,大众MEB平台的首款车型ID.3还未正式上市,就遇到了软件无法自动升级的问题,波及近2万辆ID.3。

2020年1月,大众发言人证实了该报道的部分内容。该发言人称,受软件升级问题影响的不仅有ID.3,还有新一代高尔夫,而新款高尔夫的上市时间已经推迟到2020年第一季度,但ID.3仍将按原计划于今年夏季在欧洲开卖。

谈及出现软件问题的原因,大众发言人表示,建立强大的电子和软件架构是一项挑战,大众方面正在解决问题。据德媒报道,受波及的车辆,需工程人员手动逐一升级,将大幅增加车辆成本。

据悉,最新款的大众高尔夫包含大约1亿条代码,仅信息、娱乐系统代码就占大约1/5,相比之下,2010年生产的高尔夫,软件复杂度只有新车型的1/10。而ID.3的电子架构还要比高尔夫复杂得多。

按照计划,2020年大众德国Zwickau工厂将生产10万辆基于MEB平台生产的电动汽车。如果最先下线的2万辆ID.3出现问题,至少给大众提了一个醒,成为“软件方面的大玩家”并不容易。

3

人事:

适应者留,不适应者走

大众的电动化革命,归根结底是人员的变革。

德国工会联合会主席、大众集团顾问Michael Sommer认为,电动化意味着驱动系统巨变,这将直接减少30%的传统零部件数量;和电动化紧密相关的智能化,则对员工的数字化技能提出更高要求;同时,各国纷纷提出禁售燃油车时间表。对于大众这样的燃油车巨头,如何调整人力资源适应变革,是最大挑战。

对此,Gunnar Kilian回应称,2016年起,大众就开始思考,如何应对电动化变革对员工就业的影响。3年之后,这套应对方案终于公布于世。

2019年3月,大众宣布,为提高生产效率及利润率,到2023年将减少5000-7000个工作岗位。

据Gunnar Kilian介绍,一方面,对于年龄较大的老员工,大众将安排其提前退休,空出的岗位不再招聘新员工;另一方面,年龄小于50岁的“较年轻”员工,必须适应新的工作任务,这也是数年内,大众最重要的任务之一。

Gunnar Kilian举例称,目前,大众正在对8000名老员工进行ID3.项目的培训,其中的部分员工还将学习专业高压技术。

他直言,数字化发展对员工转型是极大挑战,大众急需更多软件工程师。为此,2019年4月,还专门开发了Faculty 73 软件培训课程,帮助对软件感兴趣的老员工学习软件知识。

“对于申请Faculty 73的员工,我们更看重其学习新知识的意愿和能力,而非常规考核标准,我们会将有潜力的员工培养成软件开发的专业人才。必须保证公司新知识不断更新,这也是我们在战略人力资源规划上投入重金的原因。” Gunnar Kilian强调。

安抚老员工的同时,大众也不遗余力地吸引新人才加入。

以Car.Software为例,Gunnar Kilian表示,大众将为该部门的员工提供灵活的网络化工作方式,以及具有竞争力的工作环境。

但他坦陈,Car.Software目前还存在一些组织上的问题,比如,以往那种集团参与分公司决策的方式是否仍适用,老员工加入Car.Software的薪酬如何安排等。这些问题都需要花几个月时间,和工会协商解决。

4

营销:补贴经销商

在大众的电动化之路上,曾经的合作伙伴——经销商也是要跨过的一道坎儿。

目前,大众在美国拥有约650家经销商,但在此之前,愿意卖电动汽车的经销商少之又少。2019年,大众在美国卖出的电动汽车也很有限,销量最高的e-Golf只卖出不到5000辆。

2019年美国电动汽车销量TOP10车型

大众汽车经销商咨询委员会主席John Luciano称,很长一段时间,经销商对电动汽车的看法很消极,因为这并非他们传统的优势市场。不过,大众提出的资金激励政策,让不少经销商的态度有了变化。

2月16日,大众美国公司宣布,将建立联合营销基金,补贴经销商,帮助其修建充电桩、品牌营销、做电动汽车维修和保养的前期准备等。

根据各地的市场规模和销量预期,愿意销售电动汽车的经销商可以获得相当于这笔费用一半的补贴。

“我们补贴经销商,是要确保他们也做好了电动化的准备。”大众美国CEO Scott Keogh说。

John Luciano称,因为能从大众获得资金支持,之前不愿意卖电动汽车的经销商中,很多人已经开始主动找他,询问何时可以拿到车,并着手准备的电动汽车销售。不过,John Luciano估计,仍有10%的大众经销商不打算尝试卖电动车。

在大本营德国,大众则和经销商达成了新的电动汽车销售模式协议。

根据协议,从2020年4月起,购买大众ID.系列的消费者将成为大众的直接客户,而经销商则扮演代理商的角色,为消费者提供咨询、试驾、交车等服务,用户在线选车、购车,线下试车、购车。

不论消费者在线上或线下卖车,经销商都能获得相应报酬。

大众电动汽车在德国的销售模式

大众方面表示,这种销售模式将经销商从传统的汽车金融负担中解放出来,售价固定也省去了消费者和经销商的讨价还价过程。为此,大众开发了名为Thunder的全新IT系统,ID.系列将是第一批可以通过该系统线上购买的大众车型。

从斥巨资自造电池,到重整软件部门,再到大幅削减员工人数、重构人力资源系统,大众在电动化变革中,原有体系伤筋动骨已经不可避免。如此代价之下,大众要想在电动化和智能化领域保持如传统车市的优势,难度依然不小。

2月24日,欧洲研究机构PA Consulting发布报告称,2020年,预计多家欧洲车企难以达到最新的排放标准,因此将被罚款约340亿欧元,大众的受罚金额最高,高达45亿欧元。

该报告还预测,虽然大众制定了雄心勃勃的电动化目标——2021年和2025年电动汽车销量分别达到100万辆和300万辆,但由于电动化时间较晚,这两个目标大概率仍难以完成。

不过,正如2015年10月10日,大众在德国总部召开那场决定其技术转向的历史性会议时,决策层所说,既然做了最终决定,且投入巨资发展纯电动,就没有回头路了。

尤其是在欧洲急速加严的碳排放标准之下,即便挑战重重,大众的电动化之路也必须继续下去。(完)

 

本文由 电动汽车观察家 作者:电观 发表,其版权均为 电动汽车观察家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电动汽车观察家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