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云新目标:消灭快递三轮-电动汽车观察家

开云新目标:消灭快递三轮

“现在是农村包围城市的第二阶段,就是回到城市里面。”王超说,“这个阶段我们叫做新开云。”

通过一些媒体的报道,我们突然发现,设计师王超创立的开云汽车,开启了新战略,从原来专注县乡电皮卡生产商,变为试图颠覆快递三轮的数字化运力的提供商。

王超认为自己初心未改。“我们做的事儿没变,但是场景从农村场景到了城市场景。”

开云做的“事”是什么事?

都是效率驱动的商用车。不过,以前是电皮卡,而以后,是专门针对城市末端物流的“新物种”——硬件是一个瘦长的电动物流车,仅供一人乘坐,宽度和灵活度三轮差不多,货箱大小也差不多。但是,“新物种”将搭载物联网(IOT)的系统,通过人、车、货的数字化、云端化,实现高效率调度;并且衍生出定制化的末端配送服务。

全国有几百万辆快递三轮。新开云的目标,就是将其全部消灭,变为数字化运力。

8月20日,《电动汽车观察家》和《赛博汽车》联合专访了开云汽车CEO王超,以及新近加盟的CVO(首席价值官)邓元鋆。

1.webp_20210902_10124116

开云汽车CEO王超

王超透露,他们研发的数字化末端配送商用车,已经在小规模测试,希望年底实现“城市级”推广应用。

5-10年之后,开云汽车的愿景,是成为“一个世界级的数字化运力的提供商。”

1

解决“痒点”不够,必须面向“痛点”

开云汽车,是“以父之名”:开云是王超父亲的名字。

王开云曾是一名汽车兵,退伍后回到山东青岛。王超造车的初心,是为王开云这样的农村人,造一款皮实、耐用的农务车。

2016年5月20日,开云汽车发布首款车PICKMAN,售价2.38万元,为农民造车首次开花结果。

但是,2016-2018年间,开云汽车大概交付5000台电动皮卡。这对广大的低速电动汽车市场来说也不算多。

此后,王超将目光上移,将目标用户对准县域创业者。“我们发现,要想让农民先富起来,必须得关注他们的上游一层,就是县域的创业者。”

2.webp_20210902_10124139

王超带媒体编辑体验开云电皮卡

但是,这一战略转移仍然不够奏效。“电皮卡在中国的农村,它解决的大量是些痒点。”王超说,电皮卡取代的三轮车,“甭管是电动的还是油的。对于这种升级,用户认为不是一个必要的升级,不是刚需。”

王超认为,作为一个产品驱动、或者技术驱动的公司,只触达“痒点”,而不能解决“痛点”,是不可持续的。

王超要寻找新的方向,但是,他要沿着自己的路径走。“我们之前根据不同场景提供功能化、高效率的产品证明了,我的团队,我们骨子里就是干这个的。”

“如果是效率驱动的商用车的话,哪个群体需要?”

新冠疫情突发,给了王超启示。“在疫情的时候,所在大城市里面就按了一下暂停键。那些大家认为很必要的流动,包括人流一下子暂停了。”王超说,“但是,末端的物流无论如何是不能停的。”

随着对这个市场了解的深入,王超确认,城市末端物流场景亟待合规化、数字化升级。特别是近期,他感觉越来越强烈。

首先,这一场景需求巨大,并且还在迅速增长。他引用的数字是,2020年全国快递单量,不算外卖,是830多亿单,收发都算,就是1600多亿次。今年,预计单量是1200亿、1300亿。但是,快递小哥的数量不可能持续增长。另外,现在政府、社会关注小哥的权益和快递车辆对交通的影响,继续压榨小哥的效率已经不可能。

3.webp_20210902_1012412

2018年12月,沈阳一名快递员的三轮和一辆SUV发生碰撞。快递员一度被困车内。

其次,这一场景下的交通工具,“不管是两轮、还是三轮,还是四轮的微面等等,都不是为现在商业场景设计的。”

第三,小哥需要职业前景。现在的快递小哥,都是年富力强的小伙子,因为工作强度太大。但是,干两年干不动了怎么办?另外,“从一个国家来讲,最年轻最好学的这一群年轻人,有上千万,在干一个没有价值的工作,这个国家怎么可能有前途?”

“你去日本,出租车司机全是白头发,开得特别稳。因为它的整个的环节都被正规化了,服务超级好,不是考验体力,考验的是硬件、系统加服务。这也支持司机把它当做一个职业来做。”王超说。

“现在你去找女朋友、找媳妇,未来丈母娘说,你就是送快递、送外卖的,不行。”王超说,“但是如果因为硬件、系统跟服务变了,快递小哥变成了一个可以坐在办公室里,操控高科技东西的职业,那跟敲电脑的有什么区别?”

王超认为,末端快递应该变成数字化运力,升级成城市数字化基础设施。而职业的素养,职业的发展都会被重新定义,甚至生产关系都会被重新定义。

目前,全世界都在追求物流的高效率,中国市场是追求物流效率的核心市场,也已经是顶级水平,但是,大家都没有彻底解决这个痛点的、根本性的数字化解决方案。

因此,2019年底,王超开始将战略方向转向城市末端物流场景,一方面开始在末端配送环节,通过子公司开云宅配去了解市场;另一方面,开始搭建系统和服务的团队。

2

从场景定义的新物种

作为一个设计师,王超还是摩拜单车第一代产品的设计者。

他总结,摩拜和OFO两个早期共享单车创业公司,最大的不同在于,摩拜把它当一个新业态,而OFO只是出租自行车。他当然欣赏摩拜的思路:“骨子里就要把这个新业态用硬件来解决掉,因为没有硬件的更新,仅仅是一套系统,做不到本质上的区别。”

对于快递三轮车,很多电商企业、物流企业都曾经试图颠覆它们。但王超认为,现有的硬件解决方案,都没有真正从场景出发。“如果大家是抱着改良的出发点,肯定不行。它是个新物种,之前没出现过这个东西。如果你抱定这样的心态,你才有可能做到。”

4.webp_20210902_10124175

王超和他设计的第一代摩拜单车

“举个例子,比如说这几百万辆三轮,已经证明了宽度就是个最佳,而现在大量的组织还侥幸期待,用一台微面干这个事,这怎么可能?”王超说。

不过,王超要做的“新物种”,“首先是辆车……车的本质是什么?它要保证开车的人以及道路的参与者安全。像我们的车,我们坚决围绕着小哥的人身安全展开,我们的碰撞绝对是顶级乘用车的水平。”

在此基础上,“新物种”会有非常独特的尺寸和性能。第一,和三轮车宽度差不多,“三轮车能过的地方我能去”。第二,有一个货箱,但是不大,“他一次没有那么多的货要拉”。第三,它有一个驾驶舱,会有类似三轮车的视野。但是只有一个座位。“即使有女朋友,也要像三轮车一样,往边上蹭一蹭,然后女朋友靠得紧一点。”第四,会有和三轮差不多的转弯半径。

这个“新物种”,仍然是需要满足汽车产品准入的要求,开云也会找到汽车生产资质的解决方案,快递小哥也需要C级驾照以上。

“有驾照对小哥也是个保障,保险也可以用,你懂交规,人身安全也会得到保障。”王超说,而且,京东、顺丰等企业,也迫切的希望小哥有驾照。

那么,所谓“智能化商用车”或者“数字化运力”,体现在哪里?

首先,和乘用车不同,开云的新车型暂时不会拥有高级别智能驾驶辅助能力。

王超说,车辆上会有智能驾驶辅助的功能,但是会跟随大家已经取得共识的技术。只是在驾驶舱内比如说驾驶员疲劳监测,可能会强化一点。

其次,开云智能商用车也不必做过多智能座舱功能。“我们认为对于小哥来讲,手机已经做到位了,比如娱乐、导航。”

第三,开云的智能商用车强调数字化,即物联网功能。

“数字化就是指,你的每一个行为都能够被量化,都能够被重新排列组合,用来优化整个流程。”王超说。

数字化还体现为,量化数据和标准的增加。“比如说,原来我只能量化你的位置。现在我能量化你的颠簸程度,加速、减速、离心力等等。当量化标准更多时,政府端、B端、小哥端、收货人都能掌握更多信息,体验可以提升,效率也会提升。

王超没有给出全车能够有多少数据项。他的介绍是,整车会是一个数字化的基础设施,提供足够的数据。不同的企业可以基于此,去做数据分析和应用。“就像提供了一个PAD,需要什么样的感知能力以及什么样的分析处理能力,是行业做的事情。比如说红酒行业,自然有我们开云不知道的评估的算法以及数字条件。你可以调用开云充分的数字条件去评估。”

另外,“它是IOT的,我们要做到可以随时的OTA。”不仅是软件升级,硬件也能升级。和乘用车不同,快递车要经常回仓聚集,可以借此机会升级硬件。

“传感器成本会下降,传感器感知能力会提升。比如说激光雷达便宜了,来你开回来我给你换一个。”

总体而言,“对开云来讲,我们现在要发明一个最适合做末端运力的智能系统、IOT数字化运营系统,包括了智能硬件,IOT的系统,再加各种各样的互联网的服务,最统称为一个叫数字化的应用。”

这样一个数字化的应用,相对于以前的三轮车,可以说类似于只能说手机替代功能手机,是一次代差级的升级。

不过,王超特别强调一点,“我们在这次代差级的升级里面,我们要求的就是小哥的体验不能有任何下降。”

3

商业模式:智能硬件+系统+服务

王超明确表示,将仿照小米模式来推动智能商用车的商业化。

什么是小米模式?

王超解释,比如小米的电饭煲,不比其他家电品牌的煮饭能力差,甚至会更好一点,但同时它是IOT的,可以接入到家里的各种系统里面,同时连接手机,提供一些煮饭的方案。也可以告诉你什么时候开始煮,煮好了没有……在这两个基础上,价格还跟传统电饭煲一样,“这就是我们眼里的小米模式”。

那么,开云会像小米卖智能家电一样卖智能商用车吗?还是去做运力提供商,承接快递订单?

王超否认会直接去做快递配送。对于智能硬件,开云还是会以某种形式卖出去。

开云汽车合伙人/首席运营官(COO)赵彩霞曾经对媒体说,现在三轮车用户的成本是几百块钱一个月,开云也要做这个水平。

5.webp_20210902_10124120

京东定制电动快递三轮车

王超解释,一辆智能商用车肯定比三轮车贵不少。但是,一个三轮车一年半就要换一辆新的,而开云的智能商用车能用15年。

王超表示,初期投入是高,但是解决方案也很多,有很多成熟的金融解决方案。

而系统和服务方面,开云汽车还有收入的可能性。

当快递车实现了IOT之后,成本虽然增加了,但还是也会带来收益。

王超说,快递收费方式可能变化,“凭什么给你寄一块劳力士跟给你寄一个冰棍,收一样的钱合理吗?如果说你买了一个5000块钱一瓶的红酒,用最顶级的服务送到家,包括全流程数字化监控这瓶红酒。那你不应该多付给我钱吗?”

至于服务,相当于基于开云智能硬件和系统,定制开发出一些服务给电商企业、物流企业。比如说自动驾驶,如果有的企业获得了地方政府认可,可以从事无人物流车试点应用。那么,开云可以在自己的产品上加装智能驾驶的功能,“这只是服务的一种你可以去订阅它”,也能销售给电商、物流企业。

4

小米的人、小米的模式,暂无小米的钱

开云此次战略调整,最引人注目的,是一系列人事。特别是,四位和小米颇有关联的人加入开云担任高管。

WPS图片编辑_20210902_101241238

资料来源:开云汽车、网络公开资料;黄色铺底为小米背景高管

今年3月底,原小米生态链副总裁赵彩霞女士出任开云汽车COO,向CEO王超汇报工作。7月份,邓元鋆又加盟开云汽车担任合伙人、首席价值官(CVO)。大致在同一时间,刘德、黄江吉出任了开云汽车的董事。

7.webp_20210902_1012411447.webp (1)

开云汽车现在核心团队和董事。资料来源:开云汽车

为什么会有四位和小米有关联的高层加入?

王超说,核心的原因是,“这件事情的商业价值跟社会价值都足够吸引这种顶级人才加入。”另外,由于“对于整个小米模式的尊重以及向往,我们觉得我们只有通过这种方式,才能以最快的速度、最稳当地做成。”

他看重的,是他们带给开云的小米的思想和精气神,“因为人家用了10年时间,从什么也没有做到了世界第二。我觉得这种底气,是任何一个创始团队都渴望的。”

小米目前也要造车。这些人加入开云,不是为小米投资开云打前站的吧?

王超否认这些人的加盟与小米有关。关于融资,他透露,刘德、黄江吉两位已经个人出资。

而赵彩霞和邓元鋆进入管理层,“就是all in”,王超说,“对我是莫大的鼓舞”。

不过,由于有这么多小米的关系,顺便找小米投资一下呢?

王超认为,这些人的影响力不光是小米,他们的加入,对投资圈都有很强的说服力。而目前,“我只能说,开云的钱够用,开云的人才足够用。”

新近加入的邓元鋆,是极为资深的手机、通信、设备行业顶尖管理人员,又在诺基亚成长基金从事投资近10年,投资了包括小米、UC优视、赶集网等知名企业。

8.webp_20210902_101241182

开云CVO邓元鋆

他在解释加盟的原因时,提及了4个P。一是People,“这个团队有王总,有小米背景的团队,是非常好的团队。”

“第二个就是Pain point,就是痛点。”邓元鋆说,物流系统是国家的基础设施,将来还有很多成长的空间,但是末端物流工具非常落后,有很多痛点。

“第三个P是Proof point,证明。就是公司是否已经可以展示了一定的能力?”邓元鋆说,答案无疑是肯定的。

第四4个就是Potential,未来的潜力有多大?邓元鋆认为,开云在尝试做的是有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无论是在国家的层面,社会层面,还有老百姓、个人、家庭等等,都有很大的影响力。”

而且,“不单是中国有需求有痛点,其他国家也有痛点。”邓元鋆说,“开云有机会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而且是一个全球性的公司。”

 

——END——

 

本文由 电动汽车观察家 作者:电观 发表,其版权均为 电动汽车观察家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电动汽车观察家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