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进巨一科创板将上市,车企依然无门而入-电动汽车观察家

精进巨一科创板将上市,车企依然无门而入

多少车企说过要上科创板?记不清了。

实际上的?一家都没有。

科创板自2019年开市以来,就因注册制、为科技创新企业量身打造了一系列更包容开放的上市政策更颇受科创类企业青睐。但是与申报排队现象同样吸引人的,就是终止审核的企业数量也在一同增长。

上海证券交易所官网数据显示,截至7月14日,科创板处于申报排队的企业(包括已受理和已问询)共131家,而终止审核企业则有117家。两年来,与最初的低门槛不同,在科创板上市越来越难。

这一点新能源汽车企业是个很好的佐证。从年初上海证监局发公告具备科创板上市申请条件的威马,到创下从受理申请到过会仅用28天的吉利,科创板始终没有迎来所谓的“新能源汽车第一股”。而且,在上交所官网长长的排队名单里,也看不到任何一家车企。

不过,虽然整车企业纷纷折戟,处于上游的新能源零部件企业却表现不错,比如去年先后上市的孚能科技与亿华通,近期也有数家相关企业完成了过会和注册:

上市列表

*精进电动6月16日过会

**巨一科技6月25日过会

其中,长远锂科于2020年9月14日过会,今年4月提交注册,厦钨新能源与芳源环保两家企业则是去年12月29日同日过会,今年6月3日同日提交注册。

此外,与新能源车企无法在排队列表中看到身影不同,目前排队企业中也有如江苏华盛锂电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这类新能源上游企业。

新能源车企与零部件企业在科创板的待遇差别这么大,其内中原因何在?

1

注册制的紧缩

注册制、不考察盈利能力、更灵活的股权激励与减持规则、市场化发行等等造就了科创板的“上市门槛低”。这是造成科创板排队情况严重的原因之一。而在排队情况严重、蚂蚁金服等前车之鉴下,科创板政策收紧似乎也是必然的。

作为截至日前唯一一个出现在上交所官网项目动态列表中的整车企业,吉利汽车属于境外注册、国内经营的红筹企业,在去年4月中国证监会发布《关于创新试点红筹企业在境内上市相关安排的公告》之后,才有了回归A股市场的条件。此后,吉利开始筹划科创板上市。

吉利新流程

吉利科创板审核信息时间轴(图片来源:上交所官网)

孚能新流程

亿华通新流程

孚能科技(上图)与亿华通(下图)科创板审核信息时间轴(图片来源:上交所官网)

单从上交会受理申请到过会的时间来看,吉利是非常快的。

其他企业从受理到问询基本要月余时间,而吉利只花了六天,问询内容也是常规的是否具备发行上市条件、是否符合科创板申报企业属性、研发能力的体现以及财务会计信息、管理层分析等。

吉利汽车

吉利汽车冲击创业板早期进展迅速,却又戛然而止

从问询到上会这一过程,一般来说,如果答复内容中有出现措辞模糊、过于笼统、不易懂等情况,或者审核中心有了新的问询问题,那么将会有多轮问询以保证信息披露的一致性,并做到足够的风险预警等。本文列出的八家零部件企业基本都经过了两轮问询,但作为曾在港股上市且稳定运营多年的吉利这一关过得很快,在问询之后的11天就给出了200余页的答复函且一次问询结束,可见吉利对此次上市准备之充分。

此后,在2021年3月因申请文件中财务资料过期而被上交所中止审核,按照相关要求,只要吉利汽车更新相应材料则可以恢复审核,但三个月后,等来的是吉利的撤回上市申请书以及上交所终止上市审核的决定。

吉利官方对此的解释是经营策略的调整,吉利与沃尔沃两家企业在2020年先是宣布重组,而后又放弃重组,沃尔沃也考虑在瑞典IPO,同时在今年3月,吉利也成立了专属的新能源子品牌极氪,极氪单独上市也在吉利的考虑之中。

至于威马汽车退走科创板,源自今年4月的两则爆料。

一则指出威马因“递交的材料在审查中发现不少问题”被迫延缓科创板上市之路,这则消息被威马官方辟谣并表示威马正在科创板政策收紧下进行IPO的排队,上市准备工作也有序推进,“具体情况请以上交所公示为准”。但是至今上交所仍未公示出关于威马的任何消息,在科创板排队项目中找不到威马的身影。

另一则则是指出威马以及天际、宝能等企业将更多重心放在赴港上市,对于这则消息官方并未回应。

从时间线来看,吉利撤回申请、威马申请不顺都在科创板政策收紧发生之后。科创板自去年年底开始加大对申报企业的科技含量审查,并且在今年4月发布了新的《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企业发行上市申报及推荐暂行规定》(下称上市规定)。

与2020版上市规定不同,新版规定中增加了一条“科创板优先支持符合国家科技创新战略、拥有关键核心技术等先进技术、科技创新能力突出、科技成果转化能力突出、行业地位突出或者市场认可度高等的科技创新企业发行上市”,在发行条件中也新增了“研发人员占当年员工总数的比例不低于10%”一项。研发能力、研发占比、科技属性在上市申请的审核中将会占据更重要地位。

D9c2-hsmkfyn0358630

威马放弃科创板,后来的新造车势力也不再尝试

有权威人士向媒体透露,在新版上市规定发行前已申报的企业,审核中对科创属性相关指标仍按其申报时的相关规定执行,但将根据本次修订精神对企业的技术先进性等进行综合判断。

在威马4月爆料之后,合众新能源、零跑等企业也放慢了在科创板的IPO步伐。抢占整车第一股的风头一过,借利好之势或者在IPO上进行更为充分的准备就显得更加重要。

那么,至今仍未出现“科创板整车第一股”意指科创板不欢迎新能源整车企业么?也不尽然。在新版上市规定中,新能源汽车、新能源汽车关键零部件、动力电池依然同属于节能环保领域,并未被删除。所以,并非不欢迎,而是审核从严了。

2

零部件企业的科创板IPO之路

珠海冠宇主营业务为消费类电池,其动力锂离子电池尚处于布局阶段,因而在问询内容中,仅在上市委员会的现场问询中提到为何要切入动力电池市场以及未来五年内的研发费用与资本开支规划。故本文暂不做分析,我们来仔细看看精进电动与巨一科技是如何过会的。

精进电动成立于2008年,专注于新能源汽车电驱动系统产品与整体技术解决方案。在上会之前,精进电动接受了两轮问询,其中第一轮从发行人股权结构与董监高等基本情况、发行人业务、公司治理与独立性、财务会计信息与管理层分析四个方面展开,其中第四项中,对于精进电动一直处于为盈利状态且存在累计未弥补亏损及持续亏损风险的情况,进行了针对性提问。

精进三合一

精进三合一电驱总成

而在第二轮问询中,一方面是对首轮问询中未给出明确答复的业务资质、产能利用率、募集资金利用等问题进行了追问;另一方面则主要对经营稳定性与持续性相关内容进行进一步提问,如要求论证产能利用率不足的前提条件是否成立并模拟测算实现盈利所需的产能、产量、销量及销售收入;针对毛利率在2020年1-6月大幅下降要求做出说明;业务下滑情况与行业变化趋势是否一致等等。

在最终的审核中心意见落实函中,也是要求对持续性亏损、2020年毛利率为负的理由进一步说明并进行充分的风险预警和信息披露,以及对于2021经营状况是否好转的分析。

与专精电驱动系统业务的精进电动不同,巨一科技的业务主要由两块组成:智能装备整体解决方案与电驱动产品,前者可细分为白车身智能连接生产线、汽车动力总成智能装测生产线、动力电池智能装测生产线以及数字化运营管理系统等,在第一轮问询中相较于精进电动则增加了发行人核心技术、风险提示和募投项目、行政处罚等内容。

巨一

巨一为蔚来汽车ES8全铝合金车身、英国捷豹路虎铝合金车身提供装配解决方案

巨一科技在报告的2017-2020上半年期间,并未出现亏损现象,净利润为正,因而在二轮问询中,是针对其2020年年报中经营活动现金流为负、2020年电驱动业务大幅下滑以及税收优惠占比较高、政府补助比例连年提高、智能装备线的科创属性等问题进一步追问。在审核中心意见审核函中,也是围绕电驱动业务下滑、产能利用率地下的情况要求进行充分的风险预警和信息披露,以及解决措施等。

有业内人士向《电动汽车观察家》表示,科创板开市近两年,“从去年的案例来看科创板似乎只注重形式审查,只要满足条件的都会放行,让股东自行辨别与判断,但是随着科创板低门槛、上市企业高估值吸引了更多企业排队申请,加之股民的不理性之处愈发暴露,去年底开始又重新回到对业务的实质审核这一思路。”

与形式审查不同,“实质审核的关键在于业务的持续性和稳定性,目前来看主机厂尤其新造车势力风险依然非常大,业务持续性与稳定性不足。”相较之下,“零部件企业虽然想象力不如主机厂,但是持续性与稳定性要好很多。”

整体来看,科创板的审核从严表现在两方面,一是科创属性从严审核,二是业务持续性与稳定性。财务状况良好的吉利或许缺陷就在科技含量上,而属于新造车势力的威马对上市融资有更为迫切的需求,始终未能进入流程,其自身造血能力不足的问题还需解决,在研发上的投入占比是否符合科创板要求也有待验证。

科创板虽是为支持科创类企业而诞生,但也是为遴选出符合资格、具备潜力的企业,从严审核、政策收紧对于真正具备研发能力、竞争力的企业而言,更是个好事。

本文由 电动汽车观察家 作者:电观 发表,其版权均为 电动汽车观察家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电动汽车观察家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2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