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巢能源:在不确定性中寻找确定性-电动汽车观察家

蜂巢能源:在不确定性中寻找确定性

优质动力电池企业的扩产步伐还在加快。最新的一例,是蜂巢能源在南京落子,计划投资56亿元,建设总产能14.6GWh的动力电池生产基地。

蜂巢能源之外,宁德时代仅今年前四个月,就发布了184GWh扩产计划;中航锂电宣布了近100GWh的扩产规划;比亚迪在安徽建设20GWh基地……

一边大干快上,但另一边,动力电池企业的产能利用率又不高;或者产能达到了,出货量远不如达产水平——这令人困惑。

同样令人困惑的还有技术、产品路线。

各家一样都在扩产,技术、产品路线却不一样。有三元,有磷酸铁锂;有方壳,也有软包、圆柱;目标用户有纯电动,有混合动力,也有小型动力工具、储能……

如果将尚未量产、甚至处于研发阶段的技术、产品路线算上,更是五花八门:钠离子电池、半固态电池、纯固态电池、锂空气电池……

众声喧哗中,如何把握其中的确定性和不确定性?哪些问题是真问题,哪些只是噱头?

6月22日,《电动汽车观察家》来到蜂巢能源常州工厂,与蜂巢能源董事长兼CEO杨红新进行了长达1个半小时的沟通,深度交流了动力电池行业的产能利用率问题、技术路线选择问题。

IMG_2049

蜂巢能源董事长兼CEO杨红新

杨红新认为,全行业、特别是优质动力电池厂家的装机量不够大,是因为整车厂受制于芯片短缺而装机受限。整体来看,新能源汽车、小型交通工具、工程机械、储能电站等行业,对锂电池的需求在全面爆发,因此产能扩张还是主旋律。

具体到新能源汽车的动力电池技术路线抉择,杨红新介绍,蜂巢能源的应对之策是,一方面通过并行开发,确保企业能看准路线;另一方面是抓主流,集中扩产目前可商业化、有大需求的几个产品和技术路线。

1

产能持续提升

动力电池企业扩产的消息不绝于耳,但是产能达成,并且形成满产供应的消息似乎不多。

正在大扩产的蜂巢能源,产能爬坡情况如何呢?

杨红新介绍,蜂巢能源目前已经达成的动力电池产能,主要还在常州金坛工厂。5月份,金坛产量已经达到近0.3GWh,1-6月份,预计产出1.5GWh。而且,该工厂一、二期的产能持续在上升。二期另外两条磷酸铁锂的产线,7月份开始产出,8月份应该会有装机量。“这两条新产线叠加进去,我们下半年的产量还会进一步提升。”杨红新说。

总产能在提升,而且产能利用率也不低。“目前蜂巢能源的OEE在70%左右,今年年底的目标达到80%。”杨红新说。OEE(Overall Equipment Effectiveness),指的是设备综合效率,用来表现实际的生产能力相对于理论产能的比率,它是一个独立的测量工具。杨红新表示,现在行业OEE最高水平也就在80%左右。

蜂巢能源自亮相以来,就以大胆采用新材料、新工艺而引人关注。不过,这不由得让人担忧其良品率。

目前蜂巢能源的电芯良品率在90%左右。杨红新坦承,从数据来看,或许良品率并不高,这主要因为方形跟软包领域确实会比圆柱低;但同时每家公司的良品率,因其检测手段和检测的工艺的不同,差别也比较大。

首先,蜂巢能源对于良品定义更加严格,采用更加严格地质检手段,来保证产品的可靠性。

蜂巢能源检测的环节比别人多。“比如说HI-POT——打高压测内短路,我比别的公司多了一道检测,可能别的公司没有检测出来一些小的颗粒,我就检测出来了,这个就会显得良品率低一些。”

其次,蜂巢能源的标准比别人严,“比如同样是打高压,别人打150伏的高压,蜂巢能源打200伏和220伏的高压,他可能有些小颗粒没有击穿,到我这里就击穿了,我的良品率也会显得低一些。”

可靠性试验中心-1-IMG_1432

可靠性试验中心

“蜂巢能源按照车规级的标准,环节多、标准严,周期还长,比别人还多放几天,所以筛出来的不良品更多。”杨红新认为,每个公司可能确实有差异,所以不能单纯的看良品率本身,也要看它公司的制程标准。

另外,将良品的标准卡得严一些,对于后续产品的质保承诺兑现,有很大帮助。国内很多动力电池厂,都曾经拿到了整车厂的大单,但是由于产品的品质问题,被整车厂扣除或者追罚质量保证金。

2

芯片短缺导致装机减少

在多轮扩张之后,中国动力电池行业产能已经很大。但是,产能不一定能转化为装机量。

前几年,电动汽车需求迅速放大,传导到动力电池的原材料上,一度引起钴、镍、锂等材料的紧缺或者价格飞涨,影响了最终的装机量。到2021年,又一个新要素也来捣乱。汽车行业的“芯荒”也影响到了动力电池的装机量。

以蜂巢能源为例,动力电池产量5月份已经达到近0.3GWh,但是装机量公布出来的是不到0.07GWh。1-6月份1.5GWh的产出量,但在1-5月份只有0.63GWh装机。未装机的大部分都成为库存。但这些库存,并不是卖不出去的电池。

“这里面有两部分库存,一部分是给长城欧拉做的库存,因为受芯片的影响,这批货没有及时的装车;另一部分,是从今年年初开始给金康备的货。因为他们下半年、明年全年要的量都非常大。”杨红新说,除了长城欧拉和金康,他们为吉利、合众的供货,也同样因为芯片短缺或者备货的因素,还没有转化为装机量。

1624923189(1)

欧拉黑猫

杨红新预计,6月份一部分芯片问题会得到初步缓解,蜂巢能源装机量会超过0.2GWh,排行第六名左右。谈起后期的供应状态,杨红新坦言,接下来7月份最大的挑战还是芯片。除了整车芯片,电池包配电盒的电流传感器芯片供应也存在不确定性,影响蜂巢能源电池包的出货。如果芯片供应缓解,其他的压货应该会在8月份开始,从装机量上体现出来,让蜂巢排名进一步提升。

3

动力电池的供应商-主机厂关系

电动汽车行业对于优质动力电池还是有很大需求,所以优势企业基本都在不停扩产。蜂巢能源今年以来宣布的建厂计划,就达到了90GWh左右,2025年预计总产能是200GWh。

“目前我们是5个基地同时在建,同时建的所有工厂加在一起,动力电池的产能仍然不够。”杨红新坦言。这样坚定的扩产节奏,背后是需求。杨红新透露,蜂巢能源2023年之前能达成的产能,全部都有订单在手。

在优质动力电池供不应求的情况下,动力电池企业似乎可以待价而沽。但是,遵循汽车产业的供应规律,动力电池企业和电动车企,还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而且双方都着眼长远,不追求短期利益,追求长期共赢。

6月2日,长城汽车和宁德时代签署十年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从这一签约中,可以看到动力电池供应商和主机厂的关系。

HEV软包电池

蜂巢能源HEV软包电池

首先,可以看出,长城汽车未来对于动力电池的需求真的很大,以至于在有嫡系供应商蜂巢能源之外,还愿意签订长达十年的协议,以确保未来十年有充分的动力电池供应。

其次,对于动力电池企业,哪怕强如宁德时代,尽管有上到特斯拉、下到上汽通用五菱诸多客户,也愿意和优质客户形成稳定供货承诺。

蜂巢能源的角色也值得探究。假设2025年蜂巢达产200GWh,以一辆纯电动汽车消耗60kWh计算,可以装配超过300万辆。强如长城,蜂巢能源一家产能也能喂饱了。但是,杨红新介绍,今年长城供货占比会在70%-75%之间;明年将降到50%左右,后年会降到40%左右。

谈到削减长城占比原因,杨红新表示,从公司的战略上,蜂巢能源应该多对外供货。首先,外供对IPO有好处,避免关联交易占比太大;其次,更重要的是,可以增强自身的核心竞争力,让蜂巢真正的变得更独立。“参与市场竞争才能够快速提升,在新技术、产品质量,以及服务上才能更上一层楼。在温室里长大还是始终有问题的。”

蜂巢能源目前的外供客户开发顺利。从公告上看,目前蜂巢能源累计公告了10余款车型,包括重庆金康、东风风神、吉利等;海外方面,去年蜂巢能源先后与PSA和土耳其公共汽车制造商OTOKAR签订定点协议。蜂巢能源方面表示,他们已经获得25家车企的供应商定点或销售订单。

4

技术路线:中镍、无钴、磷酸铁锂

在产品层面,蜂巢能源在三元、磷酸铁锂,方形、软包和圆柱都有涉及。

目前蜂巢能源常州金坛一期工厂设计的就是三元,二期的设计是无钴、三元、铁锂,三期是无钴、三元、铁锂全兼容设计。

在诸多企业布局的无钴电池方面,蜂巢能源将率先量产。杨红新介绍说,无钴电池方面,他们无钴正极已经量产现在正在做PPAP(Production part approval process,其规定了包括生产材料和散装材料在内的生产件批准的一般要求)的批准。7月份可以完成这一批准,8月份成都车展会发布整车,这也是全球第一款搭载无钴电池的整车。

除此之外,杨红新透露,正在为长城开发两款无钴电池,明年各家车企加在一起会有4-5款车型使用无钴电池。

无钴刀片电池

无钴“短刀片”电池

谈到不同技术路线的占比,杨红新表示,明年可能40%是磷酸铁锂,40%-45%是三元电池,剩下的15%左右是无钴。再往后,无钴的比例会继续上升。

蜂巢能源在磷酸铁锂产品上的计划,有些出人意料。

杨红新解释说,刀片电池的出现,拓宽了磷酸铁锂电池的应用场景,从300-400公里甚至可以拓展至600公里,这样蚕食掉大量三元的份额。因为三元电池在消费者心目当中,一直对安全存疑。另外,磷酸铁锂的成本优势相当明显,低温性能也有了很大提升。

杨红新认为,磷酸铁锂会成为很长一段时间之内的一个很主流的解决方案,蜂巢能源没有必要放弃它。“我们的切入点,也是以刀片电池切入,但是走的和别人不一样,我们是选了一个良品率、直通率、爬坡率可能会更容易实现的600mm长的尺寸,适应整车范围更广泛,布置起来有很强的兼容性。”

杨红新表示,这个尺寸的刀片电池完全能够替代590模组的排布。

对于很多高端市场采用的三元电池,杨红新表示,蜂巢能源后续主推的是NCM613、单晶高电压,它的能量密度比Ni55要高,钴含量比Ni55要低,所以其具有一定的成本优势。

在杨红新看来,NCM613高电压和他们的无钴电池都能替代NCM811。因此,从明年开始,随着蜂巢能源无钴电池和NCM613高电压的上量,将逐步替代掉NCM811。只会在一些特殊项目上,比如,其对快充性能要求比较高的项目上使用高镍。

蜂巢能源是怎么对这些技术路线做判断,并且做出产能投资决策的?

杨红新透露了两条策略:第一,投入很多资源,去做并行开发,以确保企业能看准路线;第二,抓主流,虽然存在很多技术路线,但有的未来五年也不会成为主流,那就抓主要矛盾,先集中扩产。

从现在产品线来看,蜂巢能源很好地执行了这一策略,多种技术并行开发,让它们现在能同时提供无钴、中镍和磷酸铁锂动力电池。而且,这三种产品都有很大的确定需求。

基于此,蜂巢能源在动力电池供应之战中,还将继续扮演有力挑战者的角色。杨红新表示,蜂巢能源今年出货量目标仍然是4GWh。这一目标如果实现,蜂巢能源将有机会冲进中国前五大动力电池供应商之列。

 

本文由 电动汽车观察家 作者:电观 发表,其版权均为 电动汽车观察家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电动汽车观察家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3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