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小理融资上瘾了?-电动汽车观察家

蔚小理融资上瘾了?

尽管都有了相当的造血能力,但是头部新造车势力继续利用资本市场继续融资。

6月23日,港交所刊登文件,显示小鹏汽车通过了聆讯,有望成为港交所“智能电动车第一股”。聆讯文件没有披露预计融资的金额,但彭博社预计,融资规模或为20亿美元。

据熟悉新造车势力的汽车投资人士透露,蔚来、小鹏、理想在美上市后,就一直在准备赴港上市。小鹏汽车率先撞线之后,蔚来和理想预计也会步其后尘。

三强

蔚小理的融资路径类似

“蔚小理”这新造车势力三强,目前智能电动汽车产品销量都不错,也都实现了毛利转正。理想汽车一度还实现了季度盈利。为什么它们还要不断融资?

从小鹏汽车此次港股融资的用途,以及各家此前的投入计划来看,三家企业都志存高远,不以当前产品的成败为目标,而是期望在未来智能电动汽车、特别是高级别自动驾驶汽车竞争中,占据优势地位。由此,他们需要掌握汽车开发生产服务之外的其他能力,和比传统汽车厂更强大的对手竞争,因此还需要海量的研发投入,单靠自身造血能力,仍显不足。

智能电动汽车产业,目前明显处于不断外扩、不断升维的演化当中。此前我们用来评估这个“产业”的模式,恐怕都不对,而且也可能出乎李斌、李想、何小鹏最早的预料。

《电动汽车观察家》最近的一个思考是,智能电动汽车的当前阶段,不应求胜,而应当求持续在场。否则,一场战役的胜利,反而可能导致整场战争的失败。

1

造车到底要多少钱?

李斌曾说,没有200亿不要造车。这个数字已经打击了不少新造车势力创始人。

连李想也可能不太同意,他曾经说,花10亿美金就能做到盈利。

何小鹏可能是最早做出判断的,他说200亿都不够花。

现在,先不论他们以前花掉的钱,光是一季度他们的现金储备,就都超过了300亿,蔚来甚至超过了400亿。

但是!它们还要继续融资。

为什么?

蔚小理pk

资料来源:蔚小理一季报

2

别盈利,盈利你可能就输了

也许可以从理想的转变开始寻找答案。

2020年四季度,理想汽车实现了盈利:净利润1.075亿元。照这个趋势下去,理想汽车2021年再接再厉,就可能实现全年盈利。和李想所说,花10亿美金就能盈利,差距也不太大。

但是,2021年一季度,特别抠门、压榨效率的理想汽车,净亏损达3.6亿元,比2020年同期净亏损金额——7710万元——大幅增加。

卖车数量还在增长,为什么盈利情况下去了?从财报看,营运费用增长了2亿多。营运费用主要就是两部分:研发费用和销售及一般管理费用。销售及一般管理费用只增长了8000万左右,更多的增长是研发费用,增长了1.4亿。

李想还表示,2021年的研发投入会增长至30亿元,比2020年增长一倍还多。

理想汽车如果不这么大手笔加大研发,2021年盈利是很有可能的。但是,后果呢?

对比2020年的研发投入,蔚小理之中,理想11亿元最少,蔚来最多24.88亿,小鹏17.26亿居中,但是研发费用占收入比例,小鹏接近三成,远超蔚来、理想。

一个不是偶然的现象是:在自动驾驶方面,小鹏已经领先蔚来、理想,无论是在人才队伍,研发进度还是当前的产品的功能实现上。

在理想专注增程式开发,蔚来遭遇财务危机裁撤自动驾驶团队时,小鹏从来没有放松自动驾驶的投入。

当前的智能汽车之争,还远未到争胜之机,而是布局阶段,此时,需要在战略高地,布下重兵。理想汽车今年加倍研发,重点指向高压电动平台和智能驾驶,看起来有些突兀,似乎比原计划大幅提前。背后逻辑,就是不争一城一池的得失,而是要逐鹿中原。

3

从造车开始,外扩、升维

如果像传统主机厂那样造车,200亿或者10亿美金,也许真够了。

但是,对于智能电动汽车生产商,恐怕远远不够,因为的边界和维度,完全不一样。

它们需要外扩。原来有实力的主机厂掌控设计、发动机、变速箱、底盘技术,没有实力的主机厂,将这些核心非核心的部件都交给供应商,它只做集成装配,再销售出去。

在智能电动汽车时代,如果要掌控先机,要把更多东西抓到手里。

以特斯拉为例,最早它通过和丰田、莲花、奔驰等公司合作,学习了汽车外观内饰设计、底盘、生产,但一开始就自研电池包,建立直销体系,后来再自研电子电气架构,开发软件,再后来自己研发智能驾驶乃至芯片。其间,特斯拉还做超充,和Solarcity融合,外扩到能源行业。

特斯拉芯片

特斯拉自研的FSD芯片

从传统主机厂,到现在的智能汽车生产商,能力从部分研发+整合生产,变成了研发+生产+销售+能源……外扩为一个综合的科技公司。从蔚小理的研发支出方向也可以看到,不仅仅是车型开发,还涉及电子电气架构、操作系统、智能座舱、智能驾驶、充换电技术,甚至是芯片……

上述讨论是在原有制造业的维度,其实他们已经不单纯是生产商,而是出行服务商或者出行空间运营商。

理想汽车总裁沈亚楠在上海交大的论坛上曾经介绍,要打好智能汽车的仗,要升维思考。他认为,在智能电动车之上,是四个世界的融合:物质世界、人类认知世界、数字世界和机器认知世界。“这四个世界打通的比较大的应用场景,说实话就是智能电动车。”

打通四个世界过程中,需要哪些能力?构建这些能力需要多大的投入?

难以估量,因为没有人做到过,但肯定不是造车的投入能够覆盖的。

4

对手是谁?

新造车势力如果有几百亿在手,确实可以叫板很多传统主机厂。但是,传统主机厂不是智能汽车时代的主要玩家了。

玩家是更大的家伙:小米、华为、苹果……2020年,小米收入2459亿元,净利润130亿元;华为营收8914亿元,净利润646亿元;苹果营收2745亿美元(人民币超1.8万亿元),净利润574亿美元……

和他们相比,蔚小理一二百亿的年营收,三四百亿的现金储备,还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

雷军虽然投资了蔚来和小鹏,但也最终下场造车,首期投资为100亿元,预计未来10年投资额为100亿美元。蔚来和小鹏要与之竞争,未来十年投入也得是100亿美元级别吧?

1000

雷军10年要投100亿美元

这些跨界而来的科技巨头的参与,也会改变智能电动汽车的竞争态势。也就是理想汽车总结的,从积分赛,变成淘汰赛,因为集中度会大幅提升。做大规模,就成为不被淘汰的前提条件。储存足够多的粮草,以备持久战,是后续竞争的必然选择。

当前,资本市场对于智能电动汽车赛道很认可,愿意给出高估值。对于蔚小理来说,有钱能融直需融,等到资本市场风向逆转,再来融资就难了。最早一批新造车企业也曾有过受宠的时候,却没有拿够融资,在2018年左右的资本寒冬中资金链断裂,就再也没缓过来。

对于看客而言,企业通过资本市场融资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没必要动不动往圈钱、套现上联想。资本市场的本义就是以给企业家创业输血为代价,换取股权增值收益。

5月份,《晚点Latepost》报道了理想汽车战略调整的经过,提及美团联合创始人王慧文到理想汽车参加战略会。王慧文回顾了在团购大战中打淘汰赛的经验:一定要拼尽全力。因为回过头看,你永远觉得当时的打法偏保守,投入的资金和资源远远不够。

 

本文由 电动汽车观察家 作者:电观 发表,其版权均为 电动汽车观察家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电动汽车观察家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3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