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淮新能源还有第二次机会吗-电动汽车观察家

江淮新能源还有第二次机会吗

作为老牌车企,江淮新能源的风头已经完全被新势力汽车抢了去。

不仅这两年全国销量排名不佳,而且安徽汽车、合肥汽车的名片,也面临被蔚来、大众抢去的威胁。

如果时间倒流,会发现江淮是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不可忽视的力量。2015年之前的新能源汽车推广阶段,江淮最早参与,是排名前列的车企。2019年前,江淮新能源个人用户领域规模仍然领先。

但是2019年起,江淮新能源汽车的销量开始出现同比大幅下滑,光环不在。

如今,新能源汽车的潮流已成共识。江淮新能源汽车还能再次崛起吗?

5月初,《电动汽车观察家》来到安徽合肥,对江汽集团新能源乘用车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夏顺礼进行了专访。

已经是大众合资公司的江淮新能源,凭借十余年的技术积累,再加新增外力支持,内部对标大众,学习蔚来,以客户为中心推动体系变革,以求卷土重来。

1

兴衰之变

江淮新能源汽车可谓“出道即巅峰”。

根据乘联会的数据,2012年国产电动汽车销量为8500辆,江淮一家就销售了1422辆,市场占比达到近17%。

自此,江淮新能源汽车与中国新能源汽车一同发展,在早期市场上占据了举足轻重的份量。在2009-2012年的十城千辆推广阶段,2013-2015年全国88个城市推广阶段,江淮都是新能源汽车龙头企业之一。

借着这个势头,在2016年江淮在车展上发布了“中国首款纯电动SUV”——iEV6S。作为国内首款纯电动SUV,融合了纯电动汽车和SUV的特点,在北京上海等限牌城市能享受新能源车专属号牌,再加上较高的性价比,受到市场的欢迎。

正当江淮打算借着这款车的势头,销量再上台阶的时候,中国政府收紧了对海外三元电池应用的口子,以三星和LG为代表的外资电池企业始终未能进入《汽车动力蓄电池行业规范条件》(俗称“电池白名单”)。

不能进入“电池白名单”,江淮IEV6S无法获得国家补贴。

2016年7月份,江淮汽车有限公司不得不停止生产配备三星SDI电池这款电动SUV 。

要知道在当时,购买者是不会接受一款没有补贴的新能源汽车的,毕竟其售价要远远高于燃油汽车。

由于被给予厚望的IEV6S没能顺利销售,江淮的销量大幅低于预期,与行业的增长速度也开始被拉开距离。

虽然后期IEV6S更换了电池,但是由于性能远远低于三星电池,销售情况大打折扣。

一步慢步步慢。2017年,作为全球纯电动技术驱动转型的标志性年份。不仅全球电动车市场销量突破百万台,众多国际车企在电动车领域也都有了新的战略目标。

2017年的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迎来大幅增长。由于动力电池供应商切换等原因,江淮的新产品没能跟上步伐,当年的销量增速大幅回落。江淮新能源发展迟缓的态势愈加明显。

1_20210521_10412430

资料来源:乘联会

不过在2019年以前,江淮的新能源汽车凭借前期积累的消费者,其销量仍然在Top10名以内。

2

技术出身的总经理

2018年,技术出身的夏顺礼开始担任江淮新能源的总经理。

在这一年,对江淮来说,一个重大的事件就是召回:2018年,江淮汽车召回4248辆iEV5纯电动汽车。

召回事件的起因于2016年起的几个自燃事件。2016年6月,一辆江淮iEV5纯电动车在北京三里屯起火燃烧。随后的几个起火事件,加重了消费者对江淮电动汽车安全的担忧。召回势在必行。

或许正是由于起火和召回,让江淮意识到新能源汽车产品成熟度仍存在很多不足,必须将提升产品可靠性、稳定性作为企业发展第一需求。

以工程师、新能源汽车研究院院长出身的夏顺礼显然是合适的。

他参与了江淮新能源汽车技术发展的整个过程,为江淮打造了九代电动汽车技术、四代产品。

2 (2)

江淮新能源总经理夏顺礼

1999年,合肥工业大学研究生毕业的夏顺礼,来到江淮汽车后开始承担瑞风发动机研发工作。

2007年,在发动机领域研发卓有成效的夏顺礼,被领导指派到成立一个新型部门——新型动力部。这个部门后来发展为新能源汽车部,他一直做到新能源汽车研究院院长。

夏顺礼与电动汽车结缘,最早是在2002年,不过当时是采用铅酸电池。

夏顺礼回忆说,当时做的是一辆6-7米的中巴,可以跑个80-100公里,但是发现车辆的爬坡性能太差,主要是电池放电能力不行,项目就停掉了。

因为有过纯电动的经验,夏顺礼被指派负责新型动力部以后,开始在混合动力领域发力,用两年时间,前后论证了微混、深混、增程等各种路线,也发现各种路线的种种问题。

2009年,时任江淮汽车董事长的左延安拍板,搞纯电动汽车,马上搞。这也意味着,江淮确认了纯电动技术的发展路线。随后,在夏顺礼的主持下,江淮和国轩高科、华霆动力等展开了深度的技术合作,攻关电动汽车技术。

3

多年坚持铁锂+小电芯路线

在夏顺礼眼中,新能源汽车发展第一位的是安全。

如何通过技术研发,解决电动汽车的安全问题?在回忆这段历史时,夏顺礼用了痛苦和纠结来形容,在磷酸铁锂和三元电池路线选择上是纠结的,在规模化和不规模化发展上,也是纠结的。

夏顺礼告诉《电动汽车观察家》,他们最早从2010年开始钻研电池技术。在与刚从国外回来,担任国轩高科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的徐兴无沟通后,双方都明确要防范电池的危险性,“电池会爆炸,当量大了还可能炸死人。”

夏顺礼第一感觉是不能用电池做汽车动力,炸死人是了不得的事情。

但是发展新能源汽车是国策,技术也还在进步,纯电动已经是板上钉钉,那策略就不能太激进。

因此,江淮和国轩最早将技术路线锁定在磷酸铁锂的小电芯上,“最好电池容量在20ah以下。”

夏顺礼告诉《电动汽车观察家》,为了安全,最开始他们采用的电芯都是10Ah的。

(1)10年解决安全问题

即使这样,早期的江淮汽车也在电池安全性上走过弯路。夏顺礼回忆说,随着车辆续驶里程要求越来越高,他们也不得不采用三元电池,但是早期做电池爆炸试验时并不理想。

而2016年的起火和2018年的召回事件,让夏顺礼意识到,必须重新审视三元电池的装车标准。

首先,江淮加严了试验要求。“所有的开发,100次的热失控试验,必须100次电池包都不燃烧才叫可行。”

为了做到这一要求,他们自己反复实验,模拟电芯爆炸对电池及周边带来的影响。

在无数次试验后,夏顺礼他们发现似乎很难避免单体电芯起火,在咨询业内几乎所有专家后,夏顺礼接受了三元电芯无论如何都存在起火概率的现实。

至此,他们尝试换一个思路,保证车子不起火行不行?

终于,在2018年,江淮与华霆动力研发出了蜂窝电池,彻底解决了电池包不起火问题。

夏顺礼表示,蜂窝电池确实起到了作用。实践证明,目前已经发现6例电芯爆炸事件,但电池包和车辆没有任何安全问题。

图片

“这前前后后大约付出了近10亿元的材料、研发等费用,进行了1万余次的实验。”

为此,江淮探索了整整10年。

(2)解决低温性能

磷酸铁锂电池虽然本征安全要好于三元电池,能量密度也在不断提升,但是低温性能成了另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针对这一问题,夏顺礼和徐兴无开始探讨全极耳的可行性,全极耳带来的优点是低内阻、传热好。

夏顺礼表示,相比其他方形电池技术,全极耳的圆柱磷酸铁锂电池,整体温度提升更快、更加均匀,而大多数竞争对手都是方型液冷技术,不具备这种优势。

比如,采用这一技术的电池中心区和边上的电芯,温差也就3~5度,充电5-10分钟就能做到温度均衡,其他方形大电池温度一致可能要30分钟左右。

体现在具体续驶里程上,夏顺礼表示,他们的数据显示,在济南,冬季江淮的车型与同等续驶标定的竞品相比,实际续驶里程要多50~80公里。

此外,夏顺礼还透露,4680圆柱电池也是他们未来的一个重要选择,直径46mm,高度可以考虑做到100mm。

(3)快充策略谨慎

与其他企业的产品相比,江淮之前的车型在充电速度方面,是消费者抱怨最多的。

夏顺礼表示,现在采用全极耳的高比能三元电芯,半小时内充电至80%都是可以做到的,业内基本都在这一水平。

之前的产品是考虑到电池的考虑安全和寿命,对此做了平衡后的结果。“快充后会析锂,迎合消费者需求的结果,是为安全带来隐患。”

在消费者体验和安全方面,夏顺礼选择了安全——这个看起来略微保守的策略。

4

埋头5年品牌升级

从2017年,江淮大众开启合作,至今已经有5年了。

在夏顺礼看来,这5年时间,江淮全力以赴在做一件事,将产品品质提升到大众的水准。

夏顺礼告诉《电动汽车观察家》,大众江淮合作的第一款车——思皓E20X,在大众的试验场上,每辆车都跑了近30万公里。“跑完以后,正好赶上大众CEO迪斯上任,迪斯上任以后再次确认又花了一年时间确认。”

4 (2)

产品的品质得到了确认,但是不利因素就是错过了最佳销售时机。

本来应该是2018年上市的产品,推迟到了2019年,这一年,政府补贴下降了75%,这带来的影响十分巨大。与此同时,他们久拖未决的营销模式,也导致了这款车基本没什么销量。

不过,夏顺礼坚持认为还是要品质优先。

在大众入股江淮、并且江淮产品达到大众标准后,去年10月,双方达成共识,将思皓品牌授权给江淮汽车。江淮新能源也开始启用思皓品牌。

谈起对思皓品牌的定位,夏顺礼表示将其定位为高品质、高性价比、智能化的产品。

在首发的思皓E20X之外,江淮其他产品还有思皓E10X和E40X,分别定位在A00级和A级。江淮原本就在微型车上有优势,因此,他们对E10X寄予了重大期望。

或许是品质优先的策略,让夏顺礼对思皓E10X非常自信。他对《电动汽车观察家》表示:“我认为就当下,思皓E10X在品质、操控以及智能方面,与竞品车相比,具有明显的优势。”

1621565379(1) (2)

5

推动体系变革

面向未来,夏顺礼表示,江淮在新能源方面想构建两个智能化的平台:一个是5万—10万元的小型整车平台,另一个是20万元左右的中大型平台。

小车方面,他们要用两年左右时间,打造车出一款续驶里程可以达到500公里的小车,大概在1吨重左右,200-500公里的电池包可以互换。

大中车型方面,夏顺礼想打造一款紧凑型的或者可作为家庭第一辆用车的产品,希望可以做成20万左右的智能化电动汽车。夏顺礼认为,这样的产品主要面向3-5年以后的市场。

“十四五”时期,思皓新能源还将推出全新专用平台以及A、X系列共计10多款高端智能化产品,覆盖A00级-B级细分市场。

针对今年,江淮新能源提了一个小目标,销量最低达到5万辆,微型车4万辆,A级乘用车1万辆。

如何赢得5万用户?

和江淮新能源最早做电动汽车时不同,现在的电动汽车汽车消费市场已经发生了根本变化。

对于江淮新能源而已,技术、品质的提升当然是应有之义,但肯定是不够的。

而身为总经理的夏顺礼,也没有再把精力局限在技术。“我主要抓的工作,实际上是以用户为中心、以用户思维,来调整我们整个体系。”夏顺礼说。

“我们的研发,我们的营销,都要调整为用户为中心,就是用户的思维。”夏顺礼说,研发方面,“不再像过去,有什么技术搞什么,是客户需要什么就搞什么。”

他认为需求的捕捉要有前瞻性,他作为总经理,主要思考:面向未来到底做什么产品?提供什么服务?

营销方面,夏顺礼说,要“科学化”。所谓“科学化”,是要确实形成物找人,通过数字互联网这些技术,产品要能找到用户。

“整个体系要变。”夏顺礼反复说。这个判断,与我们外界观察者的意见一致。只是知易行难,江淮能否抓住新能源汽车的第二次机会,就看它敢不敢自我革命了。

 

本文由 电动汽车观察家 作者:电观 发表,其版权均为 电动汽车观察家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电动汽车观察家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4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