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网发力建设充电桩,要当“带头大哥”-电动汽车观察家

国网发力建设充电桩,要当“带头大哥”

2020,可能将见证中国电动汽车充电桩市场格局的巨变。

4月14日,国家电网有限公司(下称国网)宣布,2020年计划安排充电桩建设投资27亿元,新增充电桩7.8万个。这些充电桩落地之后,加上已经建成的近9万个充电桩,国网在全国的充电桩总量将达到17万个。

在目前的中国电动汽车充电桩排位榜上,国网依然位列特来电和星星充电之后。

但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由于特来电和星星充电充电桩的数目包含很多对外销售的充电设备,因此,即便考虑这两家企业今年新增的充电桩数量,2020年以后,国网成为中国充电桩市场的实际运营冠军也是大概率事件。

不过,在国企混改的大背景下,如果登顶充电桩第一名,国网可能也不再是曾经那个雄踞天下的国资独有企业,而是融合了多元资本和各方资源的“带头大哥”。

国网官宣的同时,中国南方电网公司(下称南方电网)也宣布,计划2020年投资12亿元建设充电基础设施。未来4年,投资额达到251亿元,建成充电桩38万个。这样一来,目前在充电桩数量榜单屈居10名开外的南方电网,排名也将大踏步向前。

更重要的是,以国网为代表的充电行业国企队伍,不仅在投建数量上气势压人,其运营质量也较以往也有极大提升。

但是,对于国网的大手笔投入,也有批评意见质疑,国网势头虽猛,但在充电行业商业模式仍未明晰之时,如此大规模投入,难以盈利,也不可持续。

国网这一轮新建充电桩规划究竟怎么玩儿?对充电行业,尤其是其他民营企业运营商有什么影响?国网的大动作能顺利落地吗?

1

国网的大棋:新基建+混改

中国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促进联盟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3月底,国网的公共充电桩保有量约为8.78万个。也就是说,仅2020年一年,国网新建的7.8万个充电桩数量,就相当于此前保有量的89%。

根据规划,国网充电桩本轮集中联动开工,将在北京、天津、河北、上海、江苏、浙江、湖南、青海等18个省(直辖市)建设126个项目,涵盖公共、专用、社区、港口岸电等多种类型充电基础设施。

目前,国网在北京、江苏、四川、福建等地的电网公司已经对外发布2020年建桩规划,多地也已进入招投标阶段。

以《电动汽车观察家》拿到的某省电网公司配网基建管制业务配网基建投资计划表为例,该计划表显示,该省所属地市、区县的投资、建设单位;配电网指标数值;投产时间都已明确。用一位参与该项目的一线人士的话说,“这笔钱今年一定要投下去。”

为什么国网选择此时加速充电桩建设?首先和风头正盛的“新基建”有直接关系。

3月4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提出,要加快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明确将充电桩纳入“新基建”重点领域。

4月20日,国家发改委首次细化新基建范围,虽然没有明确将“充电基础设施”列入其中,但分析人士认为,充电基础设施可以归为其中的“智能交通基础设施或智慧能源基础设施”项目。

国网电动汽车公司(下称国网电动)是国网电动汽车和充电桩业务的主要执行单位。国网官宣充电桩投建规划后,国网电动汽车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全生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强调了充电桩投建是在落实关于“新基建”的工作部署。

充电行业专家王峰向《电动汽车观察家》透露,早在2019年,国网就已经有类似的新建充电桩计划。

在他看来,选择这个时间点提出新建充电桩,根本上是为响应国家“新基建”和国企混改号召,算是政治任务,而非商业考量。毕竟,这么大规模的投资属于超前布局,暂时看不到相应需求,只有国网这样的国企可以做,民营企无法复制。

江苏华鹏智能仪表股份公司副总经理、充电板块总监雍冀慧也认同,目前,充电行业远远没有达到市场化阶段,国网此时大规模投建充电桩,更多体现的是国有企业的社会责任。

雍冀慧此前曾担任某头部运营商的高管,目前所在的华鹏智能仪表主要生产充电桩和智能电表,是国、南网的主要供应商之一。据他介绍,公司正为参与两家电网公司今年充电桩的招标积极做准备,希望在这轮充电桩投建中斩获更多订单。

除了跟上“新基建”风潮,国网大规模投建充电桩也和国企混改密切相关。

王峰分析,在投建新充电桩的过程中,国网能调动大量社会资本,在各地成立不同层级的合资公司。除了国网本身,合资公司的其他股东方,不论是地方国资企业,还是其他民营企业,都能在国网带动之下加大投入力度,参与充电桩建设。

王峰还特别指出,经过几年的发展、淘汰和实际运营,充电桩行业的投资已经相对理性,布局也不会像前些年一样盲目。

据他判断,如果今年7.8万个充电桩项目顺利落地,国网将成为中国充电桩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不是曾经独步天下的国资独有企业,而是资本多元化的新巨头。

2

国网一出,剑指民营运营商?

新老大如果诞生,对已有的其他充电桩运营商有不小冲击。

首先,前任冠亚军必然承受巨大压力。目前,特来电和星星充电仍稳守中国充电桩保有量冠亚军位置,但2020年过后,两家企业都有可能被国网超过。

根据中国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促进联盟的统计数据,到2020年3月底,特来电和星星充电的公共充电桩保有量分别为15.35万个和13万个。国网已经建成的充电桩加上今年计划新建的7.8万个充电,其在全国的充电桩总量将达到17万个。

如果加上特来电和星星充电今年新增的充电桩呢?

王峰分析,由于特来电和星星充电本身是充电设备供应商,发布的充电桩数目包含很多对外销售的充电设备,因此,即便考虑这两家企业今年新增的充电桩数量,2020年以后,国网成为中国充电桩市场的实际运营冠军也是大概率事件。

此前,电网企业作为电力服务商和充电设施建设商的双重角色,让其他民营充电运营商十分忌惮。

主要的原因是,国家电网还是其经营区域内所有充换电运营企业的供电服务商。根据现有电力体制,电网公司是负责其经营地域唯一的输电、供电企业,所有充换电运营商,无论是私人用桩还是公共充电桩,都需要从电网公司的配电网中接电。

而且,据一位曾在某主流运营企业管理层任职的人士分析,国内的充电板块已经开始分化,比如在城市快充领域,民营企业还有优势,但在高速公路充电网,基本上就是国网和南网的天下。

新一轮充电桩投建过侯,如果国网的保有量从第三名一跃成为冠军,对其他民营运营商的优势会进一步扩大吗?

雍冀慧分析,一方面,国网本轮充电桩大规模投资对民营资本有显著的挤出效应,再加上其手握电力资源,民营充电桩企业自然难以与之抗衡;另一方面,国网加大运营端投入,会抑制民营企业的运营空间,尤其是一些本打算开展运商的中小企业,也许就此放弃进入运营市场。

“遇到这样大规模的采购机会,其实把产品做好,把货卖出去就可以过得比较好,各项财务指标也不会差。”雍冀慧这样判断国网供应商的生存状态。实际上,雍冀慧所在的华鹏智能仪表,正是看准了国网大规模投建充电桩的契机,希望搭上国网这艘快船,在经济下行和疫情影响中活得更好。

王峰的观点更为直接,在他看来,国网此次大规模投建充电桩,剑指的就是民营大规模充电运营企业。

“对于第一梯队的民企运营商,如果不合作,难以对抗国网的竞争;如果合作,要想找到双方都能认同的合作模式也很难。小运营商的情况要好一些,如果找到共同利益就合作,找不到就被收购,无所谓的。”他说。

而且,在王峰看来,作为国网竞争对手的中小运营商虽然体量小,也不如国网财大气粗,但在特定场景中仍有国网不可比拟的优势。未来,国网和中小运营商还会长期共存。

有充电行业多年从业经验的钱丰认同王峰的看法。他认为,国网投建充电桩的考量和民营企业不同,尤其是在区域市场,当地的民营企业有自己的市场资源优势,是国网不具备的。

让王峰更乐观的是,在国企混改的大背景下,国网此次投建充电桩,并不是要把所有竞争对手挤出市场,而是欢迎各方合作推动充电桩建设。

3

变身“带头大哥”

“曾经的国网,他想做的事,别人就没份。现在的国网,有点像“带头大哥”的角色,带着大家一起做。”谈到和国网打交道的经历,王峰这样评价。

“带头大哥”的印象主要来自国网提出的“合伙人”制度。

3月12日,国网电动“寻找合伙人”活动正式在“e充电”APP上线,不论个人充电桩主、桩群用户、场地所有人、充电桩生产企业和资金方,都可以加入国网管理平台。

王峰认为,合伙人制度是国网混改的重要成果,能极大帮助国网调动社会资源。比如,允许充电桩生产企业接入国网平台,能激发大量设备厂商的生产积极性,参与到国网的充电桩投建项目中。

同时,合伙人制度也能让国网发挥长处,避免短板。王峰表示,国网的优点是钱多、电多,缺点是选择场地、谈判场地、运营充电桩的经验不够,项目落地难。如果与场地所有人、桩群用户或相关企业合作,就可以利用对方的优势谈业务,国网来买单,发挥各自的优势。

不过,上述管理层人士认为,合伙人制度虽好,但更适合民营企业落实,像国网这样体量庞大的国有企业,要放下身段,落实合伙人制度很难。

王峰也坦承,从民营企业的角度看,虽然国网提出合伙人制度是积极信号,但真要和国网参与混改,成为其合伙人,仍有风险。毕竟,如果与国网共同参与基础设施大规模投资,短期收益难以判断,实际达成合作也并非易事。

另外,国网在充电桩投建中的“带头大哥”作用,不只是带动社会资源投入,还有对充电设备技术标准的影响。

雍冀慧认为,国网此轮投资,不是简单的规模数量扩张,而且是新一轮技术平台和行业标准的迭代。未来,充电桩的内部架构要和智能网联场景打通,硬件模块、软件控制都会升级,以适应自动驾驶、智能网联、有序充电、即插即充等场景的应用。

“国网的充电设备标准比较超前,和喜欢用成本低、成熟产品的中小企业不同,所以这次国网大规模投资也能大幅提高行业的技术标准。”王峰评价。

4

能否可持续?

如何盈利,是所有充电桩运营企业要解决的终极问题,国网也不例外。

钱丰认为,在走通盈利的商业模式之前,贸然建这么多充电场站,并不理性。只是为了完成新基建任务,国资企业蜂拥而上,对场地数量、选址、建站规划、盈利模式却想得不清楚。如此,单纯追求数量增长,只能重蹈以往盲目建站的覆辙,用户仍然得不到好的充电体验。

“混改中,像国网、南网这样的国企也不能随便花钱,怎样把钱花好也不容易。目前,受经济形势和疫情影响,电网部门的资金压力也比较大。”和电网方面常打交道的钱丰这样评价。

王峰也认同,和民营企业相比,国网在选址建设充电站时更容易“拍脑袋”。但他也指出,如果国网能通过合作方式,吸收民营运营企业一起投建,合作方作为投资方之一,就会利用专业经验寻找最佳的建站场所。

站选好、桩建好之后,客户从哪来,也是一大问题。

雍冀慧分析,国网加速充电桩建设,拉动了供给侧产能,但从需求侧的车辆看,近期还没有看到快速增长的迹象。尤其是经济下行压力和疫情后续影响之下,C端新能源车消费者不会贸然进行大项资产采购,多选择持币观望,B端专用车短期增长空间有限。供过于求很可能导致价格战兴起,原本2-3年就能回本的运营商,一定会面临更加严峻的生存挑战。

钱丰也介绍,在目前的充电桩市场,运营商直间的价格战从未停止。以小桔充电为例,近期,该平台在广州推出充电120度返券100元的优惠活动,部分充电桩夜间充电价格低至0.6元/度电。

“在小桔这种持续的降价玩法之下,国网能赚钱吗?”钱丰反问。

对于价格战的担忧,王峰有不同意见。他认为,一方面,一直以来,国网充电桩的充电价格没有跟着市场一起上涨或者下降,换言之,国网的定价不完全是市场化的,不会参与所谓价格战。另一方面,运营商降价是市场化某个阶段的必然现象,没必要过分解读。

但他强调,目前充电价格普遍较高,和电网定价有直接关系,对运营商造成了重资产负担。如果国网能承担社会责任,把配电成本降下来,整个社会的充电成本也能大幅下降,而国网这一轮充电桩投建,尤其是对老旧小区改造,有望拉低居民的充电成本,整体上有利于电动汽车发展。

眼下,国网轰轰烈烈的充电桩投资正在路上,部分省市的充电桩建设也已启动。有了前几年运营企业大干快上的经验积累,新一轮充电桩建设能否如业内期待,扬长避短,走出可持续之路,最终惠及电动汽车用户,推动行业发展?

应采访人要求,文中的王峰、钱丰均为化名。(完)

 

本文由 电动汽车观察家 作者:电观 发表,其版权均为 电动汽车观察家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电动汽车观察家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3

发表评论